要不是潘粤明与袁泉联手,我真不知道中国还有这么牛的刑侦电影

要不是潘粤明与袁泉联手,我真不知道中国还有这么牛的刑侦电影

1974年生的潘粤明已经47岁了,凭借《白夜追凶》再度翻红后,潘老师一直在演艺道路上稳扎稳打,收割了不少死忠颜艺粉。

没错,就是颜艺粉。宝藏演员,入股不亏。

潘老师家庭氛围良好,自小学习书法、绘画,当过记者,发过文章,写过剧本,称得上多才多艺。

13岁时觉得自己名字难听,自己改名为“潘粤明”。保送至中学后,还担任过北京电视台少儿节目《七色光》的主持人。

大学则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影视制作专业,是实打实的名校毕业。

演艺道路也很漫长,童年时就出演过十几部儿童剧,还在94版的《三国演义》里出演了吴景帝孙休一角。

小鲜肉时期,潘老师就有很多代表作,还拿了不少奖。

比如《情不自禁》《非常夏日》《京华烟云》《白蛇传》《红衣坊》

以及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电影《蓝色爱情》。

这部上映于2001年的电影,由霍建起执导,思芜编剧,潘粤明和袁泉联手主演,改编自作家方方的小说《行为艺术》。

思芜是霍建起的老婆,当时为了省钱,他就把自己老婆请来当编剧了。

关于霍建起,大众最熟悉的是那部著名的《那山那人那狗》。凭借这一部电影,他就一举进入了中国电影史。

实际上,从处女作《赢家》开始,到《歌手》《那山那人那狗》《蓝色爱情》《生活秀》《情人结》等电影,霍建起的风格几乎是一部片子一个样,就没稳定下来过。

特别是《蓝色爱情》,一下子就从原始质朴的乡村跨越到了喧闹嘈杂的现代都市。

这也是霍建起本人想要达到的一个效果:

“我早期的影片都是非常浪漫的、感觉是暖暖的,《赢家》里残疾人的恋爱故事就是这样,我觉得到了我这个年纪应该要深刻一点比较好,希望有表现冷峻现实、有一定震撼力的作品。”

这种震撼在《蓝色爱情》得到了很好的表达和承载,影片实现了一种疏离浪漫,诗意冷峻的风格特征。

邰林,一位年轻的刑警(并且相当帅气)。

他热爱艺术,但没有考上大学,只能走后门顶替了他老爸的职位——

当个警察。

艺术家和警察,这两者也差得太多了吧?

“我一生都梦想做一个世人瞩目的艺术家,然而有一天却有人通知我说从今天起你就是一名警察了。”

邰林也是这么觉得的,所以他非常不爽,内心总是蠢蠢欲动,不甘心。

当上刑警的邰林很长时间都没能适应这种角色。

看到血淋淋的凶案现场,他还是会恶心得直吐,被领导好一顿批。

一天黄昏,邰林路过桥头,发现一名背影迷人、身材颀长的年轻女子正做跳河状,于是他立马冲了过去把女子救了下来。

“她的背影是那样的雅致,散发着难以言说的清新,她唤起了我一种拥抱女人的欲望,我迟迟地不愿离开那里,觉得陷入在这样的气氛中有一种身心上的愉快。”

啧啧啧,不得不说,邰林在英雄救美和社会责任心方面还是非常符合一个警察的身份的,只是这到底是良心驱使还是荷尔蒙驱使的,我们就不得而知了。

被解救下来之后,这姑娘说:“我叫刘云,我的男友因为欺骗了我的感情,我结束了他的生命。”

好嘛,这救的还是个杀人犯,又立了一大功。

听到这里,邰林立马紧张了起来,把刘云带回了警局,因为这个时候正好有消息传来:一个人被杀了。

邰林急匆匆地把刘云锁在了局子里,就狂奔去了案发现场,结果发现死的是个女性。

一夜之后,他返回警局,姑娘又一脸无辜地表示自己是个艺术家,这是她策划的一场行为艺术,邰林是个参与者。

啧啧啧,真够作的。

不过刘云也有作的资本,因为够漂亮。

好看到随便吹个风就是风景。

饰演刘云的是袁泉,不得不说,角色很绝,浑然天成的神经质和疏离感,但凡换个人都能被吐沫星子淹死。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

“她是一个罩在任何表情下都生动的精灵,与其他无关。”

来感受下这前卫的chocker和窈窕的身材。

这大长腿。

这古灵精怪的长相。

绝了。

等到刘云解释过后,邰林才反应过来:得,敢情您搁这溜我玩呢。

于是假装生气了起来(其实内心美滋滋),甚至还把刘云留下的电话号码给撕了。

纠结了好几天,内心那个煎熬啊。

不过还好,刘云主动打电话来约他出去玩,于是咱们矜持的邰刑警一步就从床上跳了起来,连蹦带跳地过去了。

这样的姑娘,谁不喜欢?只要能在一起,耍我,随便耍。

邰林就这样沦陷了。

同事灰马听说他喜欢上了个搞文艺的女孩,留下了八字箴言:“前途光明,道路曲折。”

你对一个热恋中的人提什么“道路曲折”,那无疑相当于给油箱点火,给敢死队员做冲锋前的动员,只会让他们燃起一种赴死般的豪迈之情,更加义无反顾地冲进爱里。

这个时候,普通人和爱情传说中的情人并无二致。

自然而然地,邰林和刘云在一起了。

金童玉女,郎才女貌,天生一对,我这个妖怪也举双手赞成。

在交往的过程中,刘云提出要邰林帮她找一个人,马白驹。

为女朋友找个人有什么难的,邰林立马就答应下来了。

可是,他不知道的,正是这次寻找,让他们的爱情和一桩二十年前的凶杀案联系在了一起——

马白驹是刘云的亲生父亲,也是个杀人凶手。

当年他和刘云的母亲谈恋爱,但被女方的父母反对,他们想把女儿嫁给一个刑警。

于是,在浴室中,马白驹杀死了那个刑警。然后他潜逃了,一逃就是二十年,直到老了之后才返回家乡。

刘云母亲嫁给刑警时,已经怀有身孕,那个孩子就是刘云。

刘云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故事,不知道马白驹是谁。惨案发生之后,刘云的母亲就疯了,住进了精神病院。她只是潜意识觉得这个人很重要,想要知道他是谁。

于是,这个爱情故事,逐渐变成了一个破案的故事。

发现事情真相的邰林被局里施加了压力,领导让他利用刘云抓到马白驹。

“你一定要去查这这个案子。查,你会对不起自己的感情;不查,你会痛苦很久,痛苦的是你作为刑警的人格尊严。”

于是,我们见证了一个一开始看见血都会吐的半吊子刑警,一点一点地变成熟。

在这过程中,他的心理承受了巨大的压力。

利用女友抓捕女友的父亲,还不能让她知道,这个任务并不轻松。

所以他哭着说:“这辈子不谈恋爱,下辈子不当刑警。”

除了这条线,影片还有一条线,那就是刘云的话剧创作。

《蓝色爱情》可以说是霍建起所有影片中叙事最为复杂的一部电影,叙事结构突破了单线叙事,发展为破案侦查和舞台行为两条线索。

前一条中,刘云是邰林的利用对象;后一条中,邰林是刘云艺术实验的合作者。

刘云的情绪是通过莎翁式的心灵独白方式呈现的。

在戏剧舞台的光效下,刘云的独白和奥菲丽亚式的独白显得无比地纯洁、美丽与孤独。

对艺术的痴迷,对爱情的怀疑,对母亲病情的担忧……这一切都让刘云痛苦。

用袁泉饰演刘云一角的高明之处又出现了——

袁泉是一位极优秀的话剧演员,《琥珀》《电影之声》《暗恋桃花源》《简·爱》《活着》……

早在2007年,袁泉就入选了《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》,并把中国戏剧表演艺术的最高奖拿了个遍。

《蓝色爱情》这种“片中片”的方式,与《法国中尉的女人》、《卡门》和《人·鬼·情》《滑动门》等影片结构非常类似,两条叙事线彼此交织,互相支持解释。

刘云在舞台上的话剧表演是影片的抽象哲理线索,不仅具有同步提示现实情节进展的作用,还承担了解释剧情和点明影片主题的作用。

比如刘云说:“这个世界就是人的一件艺术品,每个人都是艺术家,每一天都能写进艺术史。我们永远互相配合,彼此生活在对方的艺术作品之中。我们最终要说的是,谢谢合作。”

“可行为是过程不是结果,我们永远无法逃避最后的结果。”

这些语句很好地对应了影片的情节设置和主题——寻找。

这寻找是寻找马白驹,寻找父亲,寻找爱情,寻找真相,同时也是寻找这个过程本身。最后可能什么都没找到,但寻找依旧重要。

影片结尾,邰林破了案,刘云得知了自己的身世。

她攀上大桥,跳了下去,邰林又一次试图救她。

不过等他跳进了江里,却发现刘云不过是在表演另外一个行为艺术——

蹦极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,看到这里我都要笑死了。

虽然我知道不应该笑,但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。

而且最后刘云还因为扰乱公共秩序被拘留了五天,更好笑了啊哈哈哈哈。

影片就这样结束了。

《蓝色爱情》是一部具有鲜明类型意识和商业外形的作品,又好看又有深度。

除了剧作上的匠心独运外,影片在色彩和意象的使用上也花了不少心思。

色彩上,影片将现实冷峻与温情怀旧两种截然不同的基调巧妙架构起来,主调是蓝灰色,凄迷冷艳又压抑无奈。

片中出现了好几次的桥头场景,看起来都灰蒙蒙的,非常压抑,预示着人物关系正经历着巨大的波动。

而在马白驹被抓时他的回忆中,色调又非常温暖,这象征着过去爱情的纯粹,与刘云和邰林在爱情中的互相折磨猜忌形成了对比和呼应。

意象的使用上,有一个小细节很有意思:

刘云浇花时任由花洒里的水肆意漫溢出来,像是摆不脱的身世之谜无时不刻地在提醒她,这增添了角色飘零感。

说句题外话,如果长得好看要以身世坎坷为代价的话,那我也愿意。

其实类似《蓝色爱情》这种文艺气息十足又有卖相的电影,在新千年以来几乎很少能够在大荧幕上看到了。

不知道是创作水平退步了,还是所谓的垃圾观众不达标了。

当初的俊男靓女如今也都成了妥妥的实力派,再看看如今靠着资本吃饭,没有颜值没有演技的新人们,只能叹息了。

文/皮皮电影编辑部:童云溪

©原创丨文章著作权:皮皮电影(ppdianying)

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1 www.omtv.cc  E-Mail:123456@test.cn  统计代码

观看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