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教父》导演,怎么会拍出了“好莱坞40年来最大的灾难”?

如果是冲着马龙·白兰度去看的,可能失望会更多一些。

《现代启示录》看起来像是弗朗西斯·福特·科波拉和马龙·白兰度在《教父》之后的二度合作。

然而,真正的男一号,其实是马丁·辛。

马丁·辛凭借和泰伦斯·马力克的长片处女作《穷山恶水》成名,紧接着参演了欧洲灾难片《卡桑德拉大桥》

21世纪后他比较知名的作品有《猫鼠游戏》,美剧《白宫风云》是他的绝对代表作。

还是感到陌生的话,《超凡蜘蛛侠》里的本·帕克稍微熟悉点了吧。那就是马丁·辛演的。

本来按照科波拉的想法,他是想请比马丁·辛更大牌的演员来饰演贯穿全片的威拉德上尉的。

首选是与达斯汀·霍夫曼齐名的硬汉史蒂夫·麦奎因,1973年两位好莱坞顶流合作了票房口碑双丰收的《巴比龙》

但因为拍《现代启示录》预计要远赴东南亚实地拍摄至少3个月的时间,史蒂夫·麦奎因这样当红的巨星哪有时间陪你玩,即便邀请人是科波拉这样如日中天的大导,也只能选择拒绝。

同样,曾和科波拉合作过两部《教父》的阿尔·帕西诺,也不想长途跋涉这么长的时间而推辞。否则,《现代启示录》有两代教父重聚的噱头,票房肯定会更好一些。

花重金请来马龙·白兰度,科波拉肯定不是让他打个酱油而已。他扮演的是故事中威拉德上尉一路寻找的美军传奇人物库尔茨。

马龙·白兰度的戏份远不如马丁·辛的多,但在电影中的位置却同样重要。要不是他足够重量级,观众便会更加失望。

就是要和马龙·白兰度这种骄纵的天才演员合作,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在拍《教父》的时候,白兰度就需要专门的提示卡,才能较为准确地念出台词,因为他拍戏几乎都不背台词。

科波拉力邀白兰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他认为白兰度对原著小说《黑暗之心》一定非常熟悉,这样要念台词应该就简单多了吧。谁知,白兰度对这小说一无所知,所以在电影中,他经常是看着书或纸张在念台词。

最麻烦的事情是,白兰度来的时候是带着发福的大肚子,而原著中库尔茨是瘦高个子。

科波拉只能修改设定,并尽量不让白兰度露出肚子,多数镜头采用半身近景。

好在是白兰度拿出了应有的实力,库尔茨被赋予了神圣色彩。

不过,由于《教父》珠玉在前,白兰度的表演并不算是特别惊艳。

致命的问题不是白兰度没能超越《教父》中的经典形象,而是科波拉将他放在了最后高潮部分才出场。

让大牌压轴登场是没问题,问题是,科波拉实在太考验观众的耐心了。

147分钟的公映版还好,196分钟的导演剪辑版,就要从影片开始,等待2小时40分钟的时间,才终于看到期待中的马龙·白兰度。

所以说,要是只冲着他来,失望大概率会大于喜悦。

经历了前两部《教父》的成功,科波拉的野心不再满足于只是拍一部赚钱的商业大片。

他想要在艺术性上更加高超,更加地反类型,更加地前所未有。

确实,《现代启示录》是一部高水准佳作,在战争类型片中,当属影史顶尖级别。当年戛纳为了能让这部片子参展,废除了金棕榈获奖导演只能参选非主竞赛单元的规定(科波拉1974年凭《窃听大阴谋》获奖),还专门改装了影院音响,以满足科波拉的放映要求。

结果,在还没有完成制作的情况下,《现代启示录》《铁皮鼓》分享了金棕榈奖。

为了能让音响效果达到极致,科波拉没少浪费时间,他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杜比立体声,五个声道来铺满音墙,后期制作的时间因而被进一步拉长。

最终换来了最佳音响的小金人奖杯,算是没有白费功夫。

只是,当时大部分影院都不支持他这种复杂的音效技术,多数观众都感受不到。

最多就是欣赏一下唯美的摄影画面,赞叹一下灵光一现式的真实轰炸场面。

至于故事,更多就是两个字。

煎熬。

《现代启示录》讲述威拉德上尉接到一个任务,前往刺杀在柬埔寨自立为王的前美军功勋战将库尔茨。

威拉德执行任务的过程是煎熬的,他穿越越战前线,到达柬埔寨后,他原先的队友已经没了一半。

等见到了库尔茨,他又遭受了从肉体到精神上的酷刑……

科波拉按照时间顺序,平铺直述地呈现了威拉德寻觅库尔茨的全过程。

虽然有库尔茨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神奇人物这样一个大悬念吊着,路途上也有惊险的部分,但影片的整体节奏,实在是太慢了。

大多数时间,威拉德一行人都只是在闲聊。

文戏远大于动作场面。

对普通观众来说,这简直就是煎熬。

节奏太慢是科波拉自己承认的一个缺陷,以至于他之后又做了一个终极剪辑版,时长减少到183分钟。

还被广泛诟病的一点是,说教味道太浓。

库尔茨就是一个价值观输出点,他亲身经历了越战,所说的话具有权威,更何况他被无数人膜拜;

与法国人相遇那一段,作者观点索性是直接写在了台词上,表明了“越战是一场虚无的战争”。

《教父》也有说教味道啊,怎么就没被吐槽?

因为那是基于成功的角色塑造基础之上的。一个充满魅力的角色说出来的话,总是会令人信服。

库尔茨的戏份受限,他的形象没有教父那么有血有肉;法国人那边,更是有点工具人的意思,只为了让作者表达主题思想而存在。

对于这种说教,观众意见相同还没什么,好在《现代启示录》说的是反战,大家都普遍接受。不过一些资深点的观众,就会感到特别郁闷。

科波拉试图摆脱做得超凡脱俗,却无暇照顾观众的感受。这让影片的优缺点都很明显。当然,你也可以认为节奏拖沓、过于说教的缺点其实不是缺点,而是科波拉所选择的表达方式而已。

但有些评论家不这么看。

“这是好莱坞40年来最大的灾难。”

这句评论令到科波拉耿耿于怀,时隔多年他仍然能在采访中提起。

或许这确实就是一场灾难。

戏内戏外都是。

戏内。

不难发现,包括威拉德在内,几乎所有角色,都是行为失常的疯子。

最先遇到的比尔·吉尔戈,是一个在打仗时想要玩冲浪的中校;

进行“大行动”的军营,大批士兵因为花花公子女郎的到来而发生骚乱;

性格各异的战友们要么逐渐失去理智,要么瞬间失去生命;

看起来保留着文明的法国人,实际上是充满怨言的愤青。

最后到库尔茨那里,所有人都疯了。

包括库尔茨在内。

战争把库尔茨逼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疯子,讽刺的是,他被人当成是无所不能的伟大神明。

《现代启示录》最神奇的地方是,明明所看到的是一群疯子,所有事情却好像在正常运转。

军人们在打仗,在执行着任务,或者开个劳军晚会,都是见怪不怪的事。

但再想想,把他们逼成疯子的罪魁祸首,战争,本身是一件正常的事吗?

战争是灾难,扭曲人性,制造创伤。

更大的灾难是,人类把战争看作是正常的事。

被变成了疯子,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戏外。

科波拉的拍摄,和美军在东南亚的遭遇一样,经历了一场灾难。

越战在1976年7月才宣布正式结束,科波拉在3月就已经开始了拍摄。

取景地菲律宾相对来说是安全的,没想到当地恶劣的天气却成为了最大的阻碍。5月的一场大雨,几乎毁掉了剧组辛苦搭建起来的布景,拍摄进度一度停止。

6月随着马龙·白兰度的进组,事情似乎开始顺利,但预算已经超了,一直到越战真的结束了,科波拉都没完成制作。

1977年补拍工作开始,主角马丁·辛犯了心脏病,差点就死在片场。以至于部分镜头是用替身拍摄的。

最终经历了16个月的拍摄,长达3年的后期制作,《现代启示录》在1979年完成制作。

科波拉赌上了他自己的财产,像疯了一样做出了一部伟大的战争电影。

真的,把片名改成《疯》,也是蛮合适的。

流传得比较广的误会是,《现代启示录》的失败导致了科波拉破产。

而且当时片方删减了许多,以至于电影在导演剪辑版出来后,才口碑翻身。

实际上《现代启示录》的票房是赚回本的,科波拉自己的经济危机和这部片子没有直接关系。

但可以肯定,他的野心随着这部大作的不如意,而消失殆尽。

80年代之后,科波拉走下了神坛,他拒绝迎合爆米花风靡的时代。

就像库尔茨那样,他成了与世隔绝的疯子。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1 www.omtv.cc  E-Mail:123456@test.cn  统计代码

观看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