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要脸,还给我的怙恃难看”,女德班,让我想起了网瘾黉舍

文丨福林妈咪

暑假寒假给孩子报一个夏令营,还挺好的,能够让孩子沉浸式的体验一个主题,认识更多好朋友,度过一个愉快的时间,收获很多知识和技能,父母还可以轻松几天,挺好的。

7月29日,一则曝光在山东曲阜某夏令营活动的新闻上了热搜,引起争议的是,在这个夏令营过程中,一个女孩儿站在台上讲述自己经历的演讲视频。

女孩儿在台上“忏悔”自己以前的行为,说自己曾经“抽烟、喝酒、打架、处对象、夜不归宿、打骂父母,天天一副贱样真的是伤风败德”,“我不要脸,还给我的父母丢脸”……

看了视频的网友感觉非常不适,为什么一个女孩儿会用“贱样”、“伤风败德”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自己 。

女孩儿还说,,“因为邪淫导致我整天萎靡不振,肾精大量流失导致脊髓液下流,脑子非常不好使”,“我的胃非常不好,幸亏学习传统文化了,如果没有学习传统文化,我现在肯定已经得胃癌了”……

这样不符合科学依据的话,不知道为什么孩子会被“洗脑”,认为是对的。

还有这句让很多网友印象深刻的话:“什么样的人会戴美瞳呢?就是那些不正经的女孩儿”……

嗯,这句话应该会让很多女孩子感到不舒服。

最过分的是,女孩儿还在视频中展示了自己割腕的照片,说“我感觉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我心理上的疼痛”。

不知道这背后的老师是希望学生们通过这一点学到什么?

这个夏令营的招生页面上写的是“2020阳光青少年国学夏令营”,为期15天,从2020年7月25日开课,收费标准分孩子和家长,孩子每人5250元,家长每人1500元,宣传的目标是“把圣贤经典文化根植于青少年的思维观念及成长教育中,解决现在青少年存在的严重问题”。

可以看出,这个国学班针对的是这些“有问题”的孩子,方法是让孩子接触“国学”,通过“羞耻之心恢复良心”。

啥叫“有问题的孩子”?

是谁觉得孩子“有问题”?

恐怕有目的地带孩子参加这样夏令营的父母们,都觉得孩子有问题吧。

这样的父母眼中,孩子不爱学习不务正业、不听话叛逆、顶撞父母不知道感恩、喜欢打扮穿衣出格、爱好小众歪门邪道,这说明孩子有“严重问题”,一定要通过什么办法让孩子改正。

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以前很多父母把孩子送进“网瘾学校”,想让孩子戒掉网瘾的做法。

2019年2月24日,北京青年报报道了一起网瘾学校18岁男孩儿两天死亡的新闻,安徽阜阳县一位44岁的母亲,为了让儿子戒网瘾,把哈子送进了一个“青少年特训学校”,刚到学校两天,就收到学校通知,孩子死亡了。

调查发现,孩子进入学校后,被烤住双手,不许休息,不许吃东西不许喝水,并且殴打他,最后孩子因为身体异常抢救无效死亡。

妈妈没想到,花了两万多块钱,希望孩子改好,却在两天后收到孩子死亡的消息。

记者孩子妈妈:“你怎么看待当初送孩子去戒网瘾这件事?”

妈妈回答:我很后悔,孩子再怎么不听话,过了叛逆期也会懂事的,而且孩子心地善良,不是十恶不赦的孩子,也很孝顺,他就是把自己封闭进自己的小世界里了,是我们在没有考虑清楚的情况下做了决定。”

可是,再后悔又有什么用呢,孩子已经不在了,此时想起孩子的好,想起孩子心地善良,想起孩子孝顺,为什么没有在送孩子去之前想到这些呢?

孩子的成长都是复杂的,在我们判断孩子“无药可救”的时候,想想孩子的优点,想想孩子变成这样的原因,给孩子多一些理解,或许结果就会不一样。

而且很多遭到殴打虐待的孩子,由于不到”失去生命“这一步,即使向父母求救,都得不到支持,他们在被父母送进去的那一刻,就仿佛一个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正常人,没有一个人相信他是正常的,哪怕是自己的亲人。

可以想想这些孩子是多么的无助。

还记得多年前央视记者柴静拍摄《网瘾之戒》。

当时记者采访过一个接受过电击疗法的孩子,他讲述了自己当时的经历。

他来到治疗中心,被身穿白大褂的人用电击棒电击,想挣扎却动不了。

他想大声骂,电击一次又一次袭来,工作人员问他:“还骂吗?”

他只能说“不骂了。”

那个人又问:“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吗?”电击继续。

他疼得呜咽着说:“因为我不听话。”

对方继续问:”待会儿出去知道怎么跟爸妈说吗?“

“知道。”

“好,放开他吧。”

他见到在外面等着的父母,跪下对父母说,爸妈我错了。他对记者形容那种感觉:“电击让你心服口服,让你觉得自己是真的错了。”

柴静描述她采访的一个女孩儿,采访中女孩儿和其他人说的话一字不差,但是在结束采访时,女孩儿却忍不住流泪了。

柴静问她为什么痛苦,女孩儿回答,我没有。

柴静说:“你在流眼泪。”

女孩儿说:“没有,我愿意留在这儿。”

父母知道孩子在这样的地方遭遇的是什么吗?或许知道,但他们觉得想要孩子变好,值得付出一些代价,或许不知道,只是“死马当作活马医”。

前有戒网瘾学校,后又女德班,都是在社会的批判声中屡禁不止,让人不禁想问,没死心的到底是谁?

是那些一直觉得孩子不听话就是有“严重问题”的人,家长是,有的老师也是。不听话的孩子很多,让孩子变得听话这个需求,一直存在。

记得之前有个新闻,初中老师在学校门口拿着抹布,让女生们排队卸妆。

看到视频的人,都替孩子们毫无尊严的被对待的方式感到愤怒,但同时,有很多人说,“老师做得好,孩子就应该好好学习,整天打扮哪有心思学习,终于有学校管管了!”

这些父母最大的问题就是,他们从来不觉得孩子是一个有尊严的人格主体,不能理解什么是尊重孩子。

这次女德班事件引起争议后,有记者采访到培训机构的老师,他的态度却是:偷拍者可耻,还说。“人家学完改好了,我不觉得这个事情有什么问题。我们的孩子是很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的,我们的家长也是很喜欢参加这个活动的。”

老师和家长不觉得这个事情有问题,这就是最大的问题,这个老师还说:“目前夏令营已经不做了,因为什么事情停掉的我也不想多说,不让我们做我们就不做了。”

这样的态度,估计就是女德班死灰复燃的原因。

“女德班”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帜,教孩子们的却是陈腐愚昧的糟粕。

女德班事件出来后,白岩松在节目中连线了著名历史学者,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蒙曼老师。

蒙曼老师多次登上《百家讲坛》、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、《中国成语大会》等文化节目,主要研究中国古代女性史,对古代女性问题及中国文化问题有发言权,她就说:“这是打着传统文化的幌子的反传统文化。”

“女子点外卖不刷碗就是不受妇道”;

“女人就要闭好自己的嘴”;

“就应该在最底层”;

当整个培训环境把这一套理念当成理所当然,反复强调,三观尚未形成的孩子,很容易受到影响。

就像柴静在《网瘾之戒》采访中对父母和孩子提的一些问题,孩子的成长出现问题,不单单是孩子的问题。

青春期的孩子本就容易叛逆,他们和父母之间缺乏理解和沟通,观念问题加上面对矛盾的处理方式问题,让他们和父母的关系越来越糟。

可是解决这些,不仅是把孩子送进一个女德班就能解决的,本质上说,这是父母的偷懒行为,而进入女德班或是网瘾学校,对孩子的身心伤害,都是不可预估的。

当孩子接受这些认定,觉得自己的一些行为就是“不要脸”、“伤风败俗”、“不正经”,给自己打上这样的标签,并且也给有这些行为的女孩子打上这样的标签,他以后的人生会是一个怎样的走向?

孩子变成这样,就是父母想要的结果吗?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www.omtv.cc  E-Mail:123456@test.cn  统计代码

观看记录